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山的脊梁

只有不断的学习 才会不断的进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名在大山之中从事基础教育的普通教育工作者,从教多年,喜欢探究新方法,偶尔有论文和文学作品(包括新闻和摄影)在不同媒体上发表和获奖。 我自认为是本分人,可做事又不太守常规,总是喜欢搞点别人意想不到的东西,来装潢自己的门面。也算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吧!

中考记忆  

2018-06-19 15:09:44|  分类: 有感而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因距离县城较远,参加中考的师生已于昨天下午集中乘车赶往县城,下榻在东方国际大酒店。今天主要是恢复体力,查看考场。明天正式考试。

今天上午,单位一同事请假前往陪考,让我产生了很多联想。

我参加中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那时考场就设在本校,县里派一名教师来监考。考完后,将试卷带回县城。那时,家长连我们在中考都不知道。之后,我们在学校劳动了几天,就毕业了。回家后,又帮家里出义务工。和同生产队的其他大人们一起带上被子、粮食和锄头,到十几里外的“八里荒”参加劳动。就是把原来的大树砍掉,然后挖成一米多宽的“育林带”,种植漆树。就是后来的“万亩漆园”(后来又变成“万亩草场”,“万亩落叶松基地”)。

半月后,学校通知到县城参加面试。我直接从工地来到学校,次日在老师的带领下,步行50公里到盛康(那时没有公交车),然后乘公交车进城。面试结束的次日,又随老师一起步行返回,直到八月底接到县一中入学通知书。

八十年代中后期,我作为毕业班的班主任,带学生进城中考。那时乘坐的是大货车,住的是旅社(相当于现在的宾馆,只是条件要差许多)。记忆最深的一次,应该是1986年。下午先乘坐货车到粟谷,因河水暴涨,车辆无法通过渡船过河,我们只能弃车徒步。傍晚乘船过河,连夜赶往紫金镇。在漆黑的夜里摸了40多里,半夜一点多到达该镇一家小旅社休息。次日又赶往石花镇参加中考。那时家长们都不太重视,更没有家长陪考。

九十年代以后,虽然交通条件改善了,但师生借住在私人住宅内,条件极差,苦了那帮孩子们。这时开始出现家长陪考现象,主要是为了在宾馆包房间,为孩子改善住宿环境。

进入21世纪,参加中考的师生都是专用公交车接送,住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宾馆。虽说学生的食宿条件好了,可陪考的家长也多了,体现了家长对孩子升学考试的重视。

几十年来,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,中考的条件是越来越好了,家长的重视程度也与日俱增。其实,学校和老师并不希望家长陪考。家长多了,不仅与考试无益,还增加了学生的管理难度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