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山的脊梁

只有不断的学习 才会不断的进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名在大山之中从事基础教育的普通教育工作者,从教多年,喜欢探究新方法,偶尔有论文和文学作品(包括新闻和摄影)在不同媒体上发表和获奖。 我自认为是本分人,可做事又不太守常规,总是喜欢搞点别人意想不到的东西,来装潢自己的门面。也算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吧!

缅怀我的大姨夫  

2018-04-01 18:48:24|  分类: 永远的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姨夫出生在城关,因工作关系年轻时就来到山里,先后在供销社、公社和区委任职,年近五旬才调回县城。退休后,因工作能力强,人际关系好,又被单位返聘了好几年。

小时候,大姨夫十分关照我。那时候,家庭贫寒,寄宿在离家十几公里的小镇上读书,生活十分艰难,缺衣少食,连饭都吃不饱,更别说吃菜了。他家老二与我同班,经常和二老表一起去他单位蹭饭,大姨夫总是热情接待我。至今仍记得那香喷喷的白面馍馍和炒米饭的味道,真比过年还好。

大姨夫家离我家距离不远,与我外公同院。正月去给外公拜年时,总喜欢去他家玩。一次,我独自去给外公拜年,喝了几杯酒,醉了,哭闹不止。大姨夫就把我抱在怀里哄,并批评那些看我笑话的老表们。当时因神智不清,并不知情,后来听说了,对他的举动十分感激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到县城去上高中。那时山里不通公交车,是大姨夫联系,让我和二老表一起乘拉货的“东风140”去的县城,并在一中旁边的“航运饭店”管了我们俩一餐。要不是他,从家到县城60多公里(最后14公里有公交车),我可能要步行一整天。

后来,他调去了县城,联系渐渐少了,一年也就见面一两次,可那种亲情依然像陈年老酒一样浓烈。他对我视同己出,我尊之如同父亲。

2017年夏天,因大舅病情加重,他从襄阳前来看望。听说他来了,我驱车十几公里前去看他,并邀请他来我所在的小镇小住,一起聊天、喝酒、吃饭。那时,他身体尚好,只是腿部稍有不适。

2018年正月,在县城二老表家作客,问起大姨夫的情况。二老表给我看了他的近照,并介绍说身体不适,消瘦得厉害。到医院检查,也没查什么问题。

一个月后,听说他回到了县城,入住在县人民医院。3月23日(二月初七)早上,我前去看他,因过于消瘦,形象发生了较大变化,我差点没认出来。在病床前坐了许久,聊了好多,他依然没认出我来。因有事要忙,不能久留,只能宽慰他,让他好好养病,待病情好转,接去我家休养几天,他微微点了点头。但我知道他的病情十分严重,我的这个愿望也许不能如愿。扭头走出病房,心里酸酸的,眼泪溢满了眼眶。

两天后,我向二老表打听情况。他回复:“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情况不乐观。”四天后,我通过微信向大老表海哥询问大姨夫的病情,我只回复了五个字“情况很不好。”我又电话询问大表嫂,得知的情况印证了我的猜想:胃癌晚期,并已扩散,好几天不进食了,呼吸困难,神智不清,估计大去之期不远矣!挂断电话,我沉默了,我知道大姨夫很难挺过这个坎了,但心里仍默默的为他祈祷,希望能有奇迹发生。

本来计划第二个周五,去县城出差,办完公事就立即去医院看他。可周五一大早(我还没出发)就看到了老表发的微信:大姨夫于29日(阴历二月十三,周四)晚十点四十六分离世。我急忙赶往县城,办完公事后,立即前往殡仪馆,决定为大姨夫守灵一晚,送他最后一程。 周六凌晨,我们一行将大姨夫的骨灰安放在公墓里,然后将遗像护送回家。

从小到大,大姨夫一直对我很好,我们情同父子。虽然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,但对于大姨夫的离世,我却尤为悲痛。回想起从小到大一幕幕他关爱和照顾我的情景,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。

我再也无法兑现接他来我家养病的承诺,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他在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