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山的脊梁

只有不断的学习 才会不断的进步!
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湖北省 襄樊市 天秤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我是一名在大山之中从事基础教育的普通教育工作者,从教多年,喜欢探究新方法,偶尔有论文和文学作品(包括新闻和摄影)在不同媒体上发表和获奖。 我自认为是本分人,可做事又不太守常规,总是喜欢搞点别人意想不到的东西,来装潢自己的门面。也算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吧!
 
近期心愿广交天下朋友,提高自身素质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故乡的原风景

2012-6-16 20:06:34 阅读538 评论4 162012/06 June16

家乡原生态旅游介绍 - 大山的脊梁 - 大山的脊梁

家乡原生态旅游介绍 - 大山的脊梁 - 大山的脊梁

家乡原生态旅游介绍 - 大山的脊梁 - 大山的脊梁

作者  | 2012-6-16 20:06:34 | 阅读(538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回家过年[原创]

2012-1-21 10:27:04 阅读451 评论6 212012/01 Jan21

        母亲去世后,一家人一直没能在一起过个年。今年春节前,我向父亲和弟弟们发出邀请,让他们都来我家过年,并要求远在惠州的儿子也争取在春节回家。

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...

        1月19日,儿子经过近三天的长途奔波终于安全到家,

作者  | 2012-1-21 10:27:04 | 阅读(451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写在母亲去世一周年[原创]

2010-5-29 10:17:18 阅读669 评论35 292010/05 May29

        2009年的6月4日(阴历5月12日)的晚上,母亲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我们,至今已经将近一年。一年来我没有忘记对母亲的承诺:一是全力办好了她的后事(包括烧七、百日纪念、种树、坟墓的后期整修及树碑);二是尽力照顾好父亲;三是经常过问和关心弟妹的事情。

作者  | 2010-5-29 10:17:18 | 阅读(669) |评论(35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我平凡,但我很快乐[原创]

2007-9-19 9:10:27 阅读848 评论74 192007/09 Sept19

       从事基础教育工作的我,很平凡。每天都和孩子们打交道,可我却能保持一颗童心,他们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,他们的烦恼也是我的烦恼。

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...

作者  | 2007-9-19 9:10:27 | 阅读(848) |评论(74) | 阅读全文>>

韦小宝为什么黑白两道都混得好?

2017-9-20 8:40:12 阅读7 评论0 202017/09 Sept20

        韦小宝是金庸小说《鹿鼎记》里的人物,扬州丽春院妓女韦春花的私生子,俗称“婊子养的”。他曾拜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为师,也曾向洪安通、澄观等武林高手学武,机遇千载难逢,完全有可能修炼成绝世高手,但韦小宝生性懒惰,浅尝而止,只学得一鳞半爪,唯独九难师太教的“神行百变”学得不错,说白了就是“逃跑术”,凭此脚上功夫常常得以逃过追杀。就这样一个只有三脚猫功夫的人,身居武林要职,力压武林高手,一路风光。

他不仅在黑道吃得开,在白道上也混得好,他因缘际会进入皇宫,认识了康熙皇帝并成为皇帝的宠臣,擒拿鳌拜,解救沐王府,探望顺治帝,出使云南,平叛神龙岛,帮助索菲亚公主夺权,获雅克萨之战大捷,封公加侯,扬名天下,发了大财,娶了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,最后功成身退,结局

作者  | 2017-9-20 8:40:12 | 阅读(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泥水沟的变迁

2017-9-16 9:25:39 阅读11 评论0 162017/09 Sept16

    难行的泥巴路,破烂的厂房,参差不齐的茶树,是我对泥水沟的一贯印象。前些年,因为带领学生搞勤工俭学活动,经常去那里采茶。

    近些年,学校不再组织学生搞这种活动,所以也好多年没去过那里了。昨天,看到朋友在微信上发的几张图片,发现那里变化很大。

    蜿蜒的水泥路,修剪整齐的茶树,金碧辉煌的新厂房,彻底打破了我的印象。这几年,随着乡村旅游业的兴起,茶叶产业的发展,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泥水沟的变迁 - 大山的脊梁 - 大山的脊梁

作者  | 2017-9-16 9:25:39 | 阅读(1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责任意识不能丢

2017-9-16 9:08:02 阅读10 评论1 162017/09 Sept16

821日上午局召开教师职称申报会,正式启动2017年全县教师职称申报工作。22日上午,我召集了全乡参与职称申报的教师会,部署申报工作,对申报各职级职称的教师如何准备材料、如何网上申报进行了培训,并将档案目录分别打印交给所有相关人员,要求915日前完成全部申报工作。

之后,因为其他工作的冲击,此项工作一直处于各自准备材料阶段。

作者  | 2017-9-16 9:08:02 | 阅读(10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丹桂飘香话长假

2017-9-12 9:03:54 阅读10 评论1 122017/09 Sept12

        晚饭后,漫步校园,忽闻阵阵扑鼻清香。幡然醒悟,原来到了桂花飘香的时节,看来“中秋节”快到了,仿佛看到了香香喷喷的板栗焖小鸡和甜甜的月饼,不想了,哈喇子都流下来了。

据说,今年“十、一”黄金周连着“中秋节”,放假八天。对此,心中又会酝酿出许多计划,只是计划而已。但有几件事是必须要做的:让儿子回家看看爷爷、外公、外婆等长辈;接姊妹弟兄们聚聚;最重要是的是要参加大舅的“五、七”纪念仪式(10月6日),送他最后一程,以表达缅怀之情……

每次遇到长假都会心生许多计划,可最后能够全部实现的时候实在不多,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搁置,更多的时候是工作原因。对此,我已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。

作者  | 2017-9-12 9:03:54 | 阅读(10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我的老师

2017-9-11 17:16:51 阅读9 评论1 112017/09 Sept11

        从小学到高中,长达11年的学校生活中,教过的老师有许多,可至今还留有深刻印象的并不多。叶启秀老师应该是其中之一。

叶老师是我的初中一年级班主任兼数学老师。那时,她三十多岁,黑瘦的脸颊,留一个短辫,一身的朴素。说话声音很大,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。

她有两个儿子,老大金涛与我年纪相仿,老二江涛稍小一些。她有时会去老公所在地——长岭(相距15公里),就让我在她家里与两个孩子做伴。她之所以让我难忘,主要有两件事。

我那时数学成绩一般,所以经常被她请到自己家里“开小灶”(补习知识缺漏),而且要求十分严厉。

作者  | 2017-9-11 17:16:51 | 阅读(9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送别大舅

2017-9-5 17:31:15 阅读9 评论1 52017/09 Sept5

        9月5日(农历七月15日)是大舅下葬的日子,因为开学初工作繁忙,加之那里地方窄,食宿不便,去早会添麻烦,所以决定4日下午请假前往吊唁,并送他最后一程。

河水还没完全消退,从公路去往他家的路也十分泥泞,所以我们决定趟水过河,然后走比较近的那条小路。从公路河边,距离不到200米,湿滑、泥泞的小路却十分难走,到达河边已是两腿泥巴。湍急的河水淹没了过河的石凳,我们只能脱下鞋子,趟水过去。河道宽也就十来米,负重赤脚走在没膝的河水中却十分费劲。先转运两趟吊唁用的花圈、鞭炮、火纸等物品中,再来回背妻子和小妹过河。几经折返,早已汗流浃背。

沿河边前行不远,就进入最为难行的路段,长时间的阴雨造成黄土路面泥泞的泥浆没过脚面,几乎是一步一滑,期间还有人跌倒,爬起来几乎成了泥人。

作者  | 2017-9-5 17:31:15 | 阅读(9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纪念我的大舅爷

2017-9-2 14:03:47 阅读12 评论1 22017/09 Sept2

        客观来说,从记事开始,就觉得这个“老头儿”不一般。那时候在家看TV中某个武侠剧,或许是天龙八部,他忽然指着屏幕上某个弱女子说,此女子眼神有豪光,定然身负绝世武功。我颇不以为然,心想这糟老头儿定是信口雌黄,没想到后面剧情中此女果真大杀四方……吾心大骇。

细观之下,此“老头儿”鹤发童颜,眼有豪光,步履稳健,莫非是那种隐居山林的绝世高手(那时候,我正是懵懂的年纪,可能是他提前看过原著,给我剧透了)那时候年少懵懂不记事,每每亲戚到家,敬酒之前都得问下父母这个亲戚我叫啥……后才得知,他原是我大舅爷。

大舅爷常来我家玩,每每比试内力(就是握着手,互相用力捏,看谁先扛不住)都能把

作者  | 2017-9-2 14:03:47 | 阅读(1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祭大舅

2017-9-2 14:01:33 阅读11 评论1 22017/09 Sept2

        老话说:外甥多像舅。坦率的讲,我和大舅性格极为相似:任性、急躁、直率,有时还有点钻牛角尖,但为人坦荡、热情、爱憎分明,貌似有点侠客的味道。因为“臭味相投”,所以十分亲密。

多年前,我的孩提时代,我们在一个生产队,距离不过二、三里地,因忙于读书,平时来往甚少。只在过年时,代表父母前去拜年。那时的大舅,个性极强,能说能做,把一个大家庭的日子过得也算红红火火。

后来,工作了。再后来,搬离了老家,见面的时候更少了。偶尔,他会来我所在的小镇上串串门,我也会尽量把他请至家中小酌,然后神侃一气,送包好烟、茶叶什么的。

作者  | 2017-9-2 14:01:33 | 阅读(11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